爱的菠萝蜜

爱的菠萝蜜 Posted on 2021年2月7日

秦准昏迷的这段时间,大概是段琼玉觉得最幸福的一段时间。

当然,她也并不是希望秦准能一直昏迷。

她只是非常珍惜这一段时间。

人家植物人的病床边,家属都在哭,都在用悲悲戚戚的语气跟病人说着曾经的回忆。

只有段琼玉这边,心情跟天气一样,放着大太阳。

她享受着照顾秦准的每一时刻,每一分每一秒。

段琼玉完全都停不下来…

她给秦准擦完身体,等一下还要给他涂身体乳,要给他修手指甲跟脚趾甲,还要涂护甲油。

弄完这些之后,段琼玉还能想出新招。

比如说给他掏掏耳屎,梳梳头发,给他敷个面膜,手膜,或者脚膜…

现在她有的是时间,现在秦准也不会反抗她。

对段琼玉而言,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海边长发飞扬的薄纱美女

她要抓紧每一秒的时光。

叶锦蓉每次过来,看到的都是段琼玉在忙碌的画面。

叶锦蓉也确实有观察到,秦准是被她养‘漂亮’了。

秦准本来毛毛糙糙的皮肤,现在被她弄得滑滑嫩嫩的。

本来在因为常年训练而暴晒的黝黑的皮肤,现在真的白了几个档次。

而且干燥的皮肤也变的特别嫩滑,毛孔都缩小了。

昏迷的这几天,颜值确实上升了几个档次。

“嫂子,你要不要做个面膜?咱们一起做。”

那会儿,段琼玉给秦准擦完身体,抹完身体乳,又琢磨着上手给秦准敷面膜。

给秦准敷的时候,她自己也会敷。

假装两个人是情侣,共同敷面膜,时光美好。

“什么面膜?哪个牌子的?”

叶锦蓉爱美爱形象,也自然抗拒不了这种事。

段琼玉一问,她就接过了声。

“这个。”

段琼玉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片面膜,递给叶锦蓉看。

也是个不差的牌子,补水功效,叶锦蓉痛快答应了。

“行吧,来一张。”

很快,她跟段琼玉两人去洗了脸。

出来以后,叶锦蓉给自己敷上了面膜,段琼玉则是先给秦准折腾。

她给秦准用清水洗了把脸,然后用化妆棉擦干,再给他敷上面膜。

折腾完秦准以后,段琼玉才退下来,给自己也敷上面膜。

跑去在叶锦蓉身边躺下。

这病房里有张沙发,也有张折叠椅。

叶锦蓉躺在沙发上,段琼玉躺在边旁的折叠椅上,房里的三人都敷着面膜…

气氛,竟莫名不错。

“嫂子,你是怎么追到我哥的啊?”

段琼玉按着脸上敷着的面膜,这边问着叶锦蓉。

“我觉得,我哥应该比秦准更难追吧……你怎么做到的啊?”

“呵~”

段琼玉问完,叶锦蓉就笑了。

她一直觉得段琼楼挺好追的。

如果没有三年前的那件事,她跟段琼楼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但就是因为有了三年前的那件事,所以,这过程就显得艰难多了…

而且吧…

她可是叶锦蓉,京城第一名媛啊!

她看中了谁,谁能拒绝得了?

“大嫂?”

侧头,段琼玉挑着眉头,疑惑的看向叶锦蓉。

“要是没有你爸那事儿,我跟你哥早成了。你哥……本来特好追,但是你们家里人太作了,才让我追得那么辛苦。”

叶锦蓉也没留什么情面,直说了大实话。

段琼玉悻悻转回头,这点,她也认错。

她也知道,就她一个人,也确实是给大哥,大嫂增添了不少麻烦。

确实如此。

“我第一次碰到你哥的时候,就发现他是个面冷内热的人。他为人正义,还很负责任,长得也好看……我就拿了点理由,故意在他身边赖了一阵子。”

这边说着,叶锦蓉幽幽闭眼。

边享受着敷面膜的惬意时光,边回想起了与段琼楼初识的那段时间。

在京城,在她刚被退婚的时候,段琼楼把她捡回了家。

本来应该能养她一个月,但因为段琼玉的回来,所以只养了她一个星期。

那珍贵的一个星期,彻底牵绊了他们俩。

“可是我哥对女人从来没什么想法的啊…”

段琼玉撅着小嘴,悠悠回道。

“那得看什么样的女人嘛。我实话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还没几个男人能抵抗得了我叶锦蓉的魅力。”

边旁,叶锦蓉得意上了。

她总是这么有自信…

对自己的颜值,对自己的身家价值,格外有信心。

她可是大众女神,只要她有心想去追求,哪个男人能拒绝得了她呢?

“……”

段琼玉侧头看了叶锦蓉一眼,心内真觉得郁闷。

叶锦蓉追男人容易,是因为她长得漂亮。

长得漂亮,天生就是一大优势啊。

段琼玉,长得又不漂亮…

“怎么?追秦准没招了?”

叶锦蓉一语道破段琼玉的心事。

让段琼玉,很郁闷…

“来来,你跟嫂子说说,秦准是个什么性子的人?”

“秦准他…”

段琼玉深思了几秒,“秦准他是个硬汉子,也面冷内热……没了。”

“……”

看样子,段琼玉对秦准的了解,跟叶锦蓉对秦准的了解,也差不了多少嘛。

叶锦蓉,一早也知道秦准是个不会说话的闷葫芦。

但是这心是好的…

“那我也只能教你一点。”

竖着一根手指,叶锦蓉道,“脸皮厚点就行。”

“嗯……”

段琼玉拖着长音,深思着。

可是她觉得自己脸皮挺厚了…

是真的挺厚了。

情书也送了,告白也告了,大大小小的礼物也送了好多次…

但是都没什么回应。

秦准对她也没有不好,还是像从前一样相待。

但始终没有接受,始终闭口不与她谈这件事。

“没事,你好好想想,反正秦准还没醒过来,有时间。”叶锦蓉道。

天知道…

正好在叶锦蓉说完这句话以后,病床上,秦准的手指头动了一动。

“也不知道秦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我最多只能请半个月的假,半个月之后,必须得去部队了……唉。”

这边,段琼玉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那边病床上,秦准的眼睑在颤动。

他这脸上还敷着张面膜,冰冰凉凉的,让秦准的意识恢复的更真实。

“所以说你干嘛也想当兵呢。女孩子还是应该学个轻松的专业,别把自己搞那么累才对。”

叶锦蓉跟段琼玉还在聊着。

两人一人一句的搭着,聊着,什么都说。

叮铃铃……

不知道聊了多久,叶锦蓉定的手机铃声响了,面膜的时间到!

“我去洗了先啊。”

掀下面膜,叶锦蓉起了身子,随手将面膜往垃圾桶里一扔…

就在她正准备走向卫生间的时候,忽然,视线被病床上的秦准所吸引。

宽大的病床上,秦准已经睁开了眼,他黝黑的瞳孔对上了叶锦蓉的目光。

那一瞬间,眼波在空气之中流转,仿佛形成一条直线…

醒了?

WTF!

就这么醒了!

“琼玉,琼玉过来。”

叶锦蓉赶紧出声唤上段琼玉。

那边,躺在折叠床上的段琼玉,这面膜时间还有五分钟,她没准备起来。

“我时间还没到啊。”段琼玉回。

“不是…秦准,醒了…”

叶锦蓉急切地呼叫着段琼玉,同时,她也睁大了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秦准。

生怕她稍微一眨眼,秦准这眼睛又闭上了。

简直跟奇迹一样!

聊个天的时间,居然就醒了过来?

叶锦蓉险些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啊?”

段琼玉闻言已经立刻爬了起来,面膜都来不及摘,就兴冲冲的冲了上去。

果不其然,她也跟秦准对上了眼!

醒了!秦准醒了!

天哪!

“秦准!”

段琼玉惊呼一声,立刻摘了面膜往前跑过去。

一把,她扑到了秦准的床头。

“秦准,哈,你终于醒了……太好了,你终于醒了……”

段琼玉那一刻是直接笑了出来。

她一边笑着,一边揭开秦准脸上的面膜,赶紧也床头柜上拿过湿毛巾,给秦准擦脸。

“太好了,太好了!”

她一边给他擦着脸,一边兴奋的蹦达着,好心情洋溢于表。

边上,叶锦蓉也不急着去洗脸,她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这画面。

她该算是运气挺好的吧…

偶尔来一趟,居然都碰到了秦准醒来的时刻。

这醒的突然,醒的玄妙,真令人猝不及防。

“秦准,你觉得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段琼玉忙追问着,边问边兴奋,嘴角的笑容忍不住。

“我马上叫医生啊,你等我一下…”

段琼玉边说着,便立刻伸手抓住床头铃,按了一下。

估计等一会,就会有护士过来了。

“太好了,秦准!”

她还是很开心,开心的整个人都在蹦。

可是她没有意识到,此时此刻,秦准看她的眼神却非常陌生。

他有点懵…

他的视线也全程都在段琼玉脸上。

那么直,那么仔细的盯着段琼玉,盯了很久很久…

像是在观察什么…

“秦准,能说话吗?告诉我你现在怎么样?嗯?”

段琼玉跟他对视了好久,他一个字没说,只用那炙热的目光盯紧她。

这要是搁以前,段琼玉都被盯害羞了。

但是现在,她总觉得秦准在打量她,是觉得她的脸太油了吗?

毕竟刚摘下面膜…

“你……”

微微启唇,秦准不由眉头一皱,忽问,“你是谁?”

“……”

WTF?

就在秦准这问题出口之后的那一瞬间,段琼玉立刻转过头,跟叶锦蓉对视了一刻。

叶锦蓉也惊的睁圆了眼,赶紧抬步走来,在段琼玉身边站停。

“你说什么?你不认识她?”

叶锦蓉急问向秦准。

边上,段琼玉也立刻对秦准投以急切的目光。

她二人的注意力都关注在了秦准身上,可是,秦准还是一脸懵。

“你们……是谁?”

秦准同时问向她们两。

失忆了?

不会吧!

叶锦蓉跟段琼玉再次面面相觑,经过了一番眼神交流。

“那你知道你是谁吗?”

叶锦蓉再问。

“我……”

秦准轻皱眉头,不由陷入了思索。

该死…

他记不起他是谁。

这脑子,像空了一样。

“我是……谁?”

“赶紧找医生吧,我去叫。”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叶锦蓉主动提出要去找医生。

…二十分钟后…

秦准的主任医生过来给他看过身体,也问了些问题。

最后,确切的给了她们一个回答——秦准可能是忘记了一些人事,但智力正常。毕竟是伤到脑子,动过脑子里的手术,这损伤一些记忆,是有可能的。

医生还道,秦准现在的情况还行,生命体征很稳定,四肢也有力,就是损伤了些记忆。

过几天等他身体恢复一些,再给他拍个脑部CT,做个磁共振,看看颅脑里的情况。

这一番诊断下完,主任医生便放心走了。

好在,这结果也不是很差。

叶锦蓉跟段琼玉也都松了一口气。

只要人没事就好,人才是最重要的。

“喂…”

医生走了以后,病床上,秦准发着低低的声音,叫上了她们俩。

段琼玉跟叶锦蓉闻声转身,立刻朝秦准走来。

段琼玉忙趴到秦准的床头,握起了秦准的手,抓紧。

“你是谁?我……又是谁?”

眉心一皱,秦准紧紧的盯着她,问她。

“秦准,你叫秦准,秦时明月的秦,准确的准。你是我哥的战友,我哥叫段琼楼,我叫段琼玉,你记得吗?”

段琼玉忙报了一大堆的信息给他。

秦准皱了皱眉头,仔细去回想,却是半点想不起来。

“真不记得了?”

边上,叶锦蓉也问他。

边问,她还搭上了段琼玉的肩膀,对秦准道,“她是你女朋友,这也不记得?”

“……”

秦准摇头。

但别说秦准…

段琼玉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成秦准女朋友了?

叶锦蓉,又撒谎了。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