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gu2.app

mogu2.app Posted on 2021年2月8日

宫五和燕大宝齐齐咔吧眼,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秦小鱼……看着公爵的眼神就跟服务员一样怪异。

没办法,谁让她是卖套套的呢?

平常对相关不相关的东西都有所了解,总之,套套要有东西才能套的进去,有些人站不起来,套套也就用不上了。

她拿眼角瞟着公爵,哎哟,难道小五跟燕大宝她哥闹矛盾,是因为那方便不和谐?所以燕大宝这大帅逼哥哥才不管不顾的当着人面都要喝羊肾汤补补了?

宫五伸手抓抓脸,问秦小鱼:“你眼抽风了?”

秦小鱼调转视线,看向宫五,盯着她,宫五被她盯的发毛:“干嘛?”

“呵呵。”秦小鱼干笑两声:“没什么,呵呵。”

中看不中用啊!

公爵不明所以,手里提着的袋子里还真放了几节电池,里面还有购物小票。

燕大宝主动说:“小五,我跟哥哥是来买电池的。”

这一点宫五倒是知道,她第一次遇到燕大宝的时候,就听她和她爸吵架,她爸说让人送过去就行,燕大宝要自己出来买,觉得自己出来买东西又好玩,又热闹。

宫五点点头:“嗯。”

逆光唯美侧颜气质女生高清公路街拍

燕大宝伸着脑袋问:“小五,你和秦小鱼在干嘛呀?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啊?你们俩什么时候这么好,都不跟我好呀?”

这就是嫉妒了,宫五赶紧说:“我跟秦小鱼是谈生意呢,再说了,我本来是打算叫你的,不过我跟秦小鱼的生意都没谈好,教你过来也不行啊,所以打算这趟回去就跟你说的,没想到你在这遇到你了,多有缘啊!”

燕大宝一脸怀疑:“真的吗?”

宫五点头:“千真万确。”踢了秦小鱼一眼,秦小鱼立刻附和:“就是啊,我们正在拟合作协议呢,燕大宝你要不要看看?”

燕大宝很快被哄好了,加入到了讨论的行列当中。

宫五跟她们坐对面,看纸上的内容不方便,一直站在歪着身体也会累,所以这会就手托腮看着燕大宝和秦小鱼讨论。

在宫五眼里,燕大宝真的是个很矛盾的人,很多日常生活常识她不懂,但是很多她们这个年纪一知半解的东西她都懂,比如她和秦小鱼讨论的这个合作协议,一下子抛出长篇大论各种合同法各种协议版本,就连有可能出现的各种漏洞她都一清二楚。

她可是个摆地摊把几千块钱一个小娃娃五块钱十块钱就拿出来卖的主呀!

宫五就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教训秦小鱼的白目,最后对秦小鱼来了个总结:“秦小鱼你这么笨,以后做生意可怎么办啊?肯定一准吃亏,秦小鱼,我劝你以后找个律师当对象,这样你跟人家签合同的时候,就不会吃亏。”

秦小鱼咔吧着一双猫眼,说:“那以后万一离婚了,我不是惨了?铁定是尽身出户啊!”

宫五受不了的说了句:“你结婚就是为了离婚啊?感情好,干嘛要离婚?如果是你出轨被捉奸,活该尽身出户,如果是对方出轨被捉奸,法院也不会这么判。怕什么呀?当然,如果是你对方出轨还瞒的好,那只能说明你傻,活该尽身出户。”

秦小鱼往桌子上一趴,“还让不让活了?气死了我!”

燕大宝抿嘴,一脸同情的说:“算了,你还是找个笨一点的对象吧。要不然老实一点的也行啊!”

宫五问:“秦小鱼你觉得我四哥怎么样啊?你见过的,就是上次我跟蓝缨遇到你的时候,我四哥也在的,你还记得吗?”

刚说完,燕大宝一下子跳出来:“不行!小五,说好了你四哥介绍给蓝缨的!”

宫五抬头:“这不是做多想选择吗?再说了,蓝缨那边十有八九成不了,她都说家里亲戚不同意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总不能一直赖着她呀。”

燕大宝摆着小手:“不是的不是的,我跟爸爸说好了,到时候去找蓝缨家的亲戚的,吓唬他一下,说不定蓝缨就可以找对象了呢!我不服气来着,凭什么不让蓝缨自由谈恋爱,太过分了!”

宫五瞌睡眼:“燕大宝啊,你到时候要是跟你爸去的时候,能不能带上我呀?”

“小五你也要去啊!”燕大宝瞪大眼,好奇:“你怎么也想去呀?我还以为你不想去呢。好吧,那等哪天不下雨了我叫你呀!”

三个年轻姑娘在一旁说话,公爵就在旁边安静的坐着,虽然不明显,但是宫五还是能感觉到他时不时朝自己看。

眼角余光都捕捉到好几次公爵偷看过来的表情了。

服务员端了宫五和秦小鱼的面条上来,宫五拿起筷子,把面条往小碗里挑的时候,一扭头捉到了公爵的视线:“小宝哥,你是不是饿了?”

公爵一愣,随即迅速别过头,又用手遮着脸,摇头:“不饿,小五先吃,我等等。”

然后,宫五发现公爵的耳根莫名其妙的有些发红。

宫五抿嘴,睨了他一眼,燕大宝坐在对面,毛茸茸的大眼睛看过来,抿嘴不说话。

“对了燕大宝,这几天下雨,我们没去学车呀,”宫五吸吸鼻子,吃面条:“该去了。”

“下雨怎么办啊?”燕大宝眼巴巴的看着宫五的面条。

秦小鱼抬头:“你们学车啊?我也想学,但是我没钱教学费,要五千多的学费呢。”

宫五说:“等你把剩下的十万块钱学费要上来,就有钱了。加油!”

提到这个,秦小鱼又是一阵惆怅,“小五,我真的觉得你小叔叔有毛病啊,他都那么有钱了,就非要扣着我的钱不给,你说他是不是有病啊?”

宫五点头:“有,小叔叔就是有病,他天生有那种逮谁好欺负就欺负谁的毛病。”

秦小鱼叹气:“我真怕我有一天忍不住,把鸡食往他嘴里塞。”

宫五抬头,握拳:“小鱼,我支持你!”

燕大宝在旁边笑的脆嘎嘎的:“我也支持!”

正说着话,秦小鱼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的手机跟宫五最早用的手机差不多,甚至更便宜,是她花了八十块钱在二手手机店买的老人手机,功能只能只有接电话,因为“1”那个按键坏了,所有的手机号都不能拨通,只能把电话留给别人,人家给她打过来。

“喂?”秦小鱼嘴里含着面条:“干嘛呀?”

宫九阳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今天没来喂鸡。”

秦小鱼不耐烦:“今天有事,晚点过去,还有,鸡食我都拌好了,你就不能找个人喂呀?”

“不能。”宫九阳回答:“那些鸡只有吃你喂的才香。”

“鸡食都是一样的,怎么就我喂的香了?宫九阳我告诉你,你别找茬!”她拿纸捏了下鼻子,声音都被气的提高了。

宫九阳依旧淡定的说:“鸡是你养大的,只有看到你的时候才心情好,鸡只有心情好的时候长的肉才好吃。快点过来!”

“在外面吃饭呢!”秦小鱼气的要死,“我跟同学在一块有事,你别打我电话,被你打没电我今天生意都做不成……”

“又谈生意呢?”宫九阳说:“给你班上同学卖套?别把你自己套进去……”

“呸!”秦小鱼气的说了句:“我挂了!”

不等宫九阳在那头“喂”她咔嚓挂了电话,气呼呼的塞口袋里,说:“小五你小叔叔绝对有病,竟然说什么鸡心情好长的肉才好吃。”

燕大宝立刻说:“真的哟,牛就是心情好做‘马杀鸡’听音乐,牛肉才好吃的。”

宫五抬头,看了燕大宝一眼,“没吃过听音乐的牛的肉。”

“你吃过!”燕大宝瞪大眼,说:“我们在‘皇朝’或者‘绝地’都吃过呀!”

宫五想想,“哦,那里的就是啊,那我吃过,味道确实不错。”

服务员把燕大宝和公爵点的吃的也送上来,送上来之后还多看了公爵一眼。

公爵这回看到了服务员的眼神,立刻从她眼中捕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他顿时警惕起来,在服务员要离开的时候问了句:“请问,这是什么汤?”

服务员立刻极具服务精神的回答:“羊外肾汤面。”

公爵:“……”

终于找到不对的地方在哪里了,这碗汤的名字,羊外肾,典型的壮阳,补肾益精。

公爵深呼吸,看了宫五一眼,宫五只是瞅了他一下,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公爵被她那一眼瞅的,很心虚。

他直起身体,主动开口:“还是小五的面看起来好吃一点,好奇这是什么味道,似乎不如意。”

燕大宝抬头:“哥哥,你点的不好吃啊?我尝尝!”说着,拿筷子夹走一块肉一样的东西,塞到嘴里,然后皱起小脸,说:“不好吃!”

公爵笑着说:“我也是好奇,胡乱点的。”

宫五又瞅了他一眼,公爵:“……”

秦小鱼一边吃,一边拿眼角瞟对面的人,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总之,就是时不时看一眼,燕大宝的哥哥,这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这会说晚了呀!

宫五不明所以,奇怪为什么公爵一张脸忽明忽暗,就跟做错了什么重大的事在懊悔似得,他好好的不吃面,干嘛呀?

自己点的面,哭做也得吃完,这道理他不懂吗?

燕大宝一边抱着自己的碗吸溜面条,一边同情的看着她哥,觉得她哥点错了不好吃的面汤。

“小五下午有什么活动吗?”公爵突然问。

宫五抬头:“活动啊,活动倒是没有,下雨天,不想乱跑,早点回去得了。”

秦小鱼说:“我吃完还要去喂鸡。”

燕大宝很同情:“小五下次你去你小叔叔吃鸡的时候,记得叫我呀,我天天听秦小鱼说她的鸡多好,我也想尝尝她养的鸡到底是什么味道的。”

秦小鱼泪流满面:“你们不要吃我的鸡啊!”

宫五瞌睡眼:“你的鸡都被吃了不少只了吧?再说了,你自己不是也说好吃吗?”

秦小鱼哭着说:“我没办法嘛。都煮熟了,不吃多浪费啊!我的鸡是当宠物养的,不能吃啊!”

燕大宝激动:“这么好吃啊,那我下次一定要去吃鸡!”

秦小鱼差点哭死,吃完面条,跟宫五又补充了一点手写的协议纸,最后跟燕大宝商量下次在出来讨论,就赶紧跑了,生怕去晚了一步,又被宫九阳让人宰了哪只肥鸡。

燕大宝和宫五都吃完了,连点的小菜都吃完了,饱饱的,再看公爵,一大碗面没吃两口。

燕大宝瞪眼:“哥哥,浪费食物!”

宫五不说话,只是瞌睡眼看了他一眼,就掉转头看着前方,不看他。

公爵很担心。

小五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吃完饭,离开,公爵想跟宫五说点什么,结果宫五抬头挺胸,在前面走,压根没回头。燕大宝又跟宫五一块走,根本没有单独的时间跟宫五解释两句。

公爵跟在两个年轻女孩身后,好容易等到了燕大宝说:“小五,我想去厕所,你去不去啊?”

宫五摇头:“我不想去来着。”

燕大宝丢下一句:“小五你个脏丫头!”然后跑去上厕所了。

宫五和公爵站在通往厕所的那个通道口等燕大宝。

公爵终于有了机会跟宫五解释了。

“小五。”

宫五抬头看公爵:“小宝哥,有事?”

她刚刚就发现了,公爵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她很是警惕,他要说什么呀?

公爵走到她身侧,轻声咳嗽了一下,扫视了眼周围的人,压低声音说:“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宫五一脸茫然:“啊?”

啥玩意啊?

公爵继续说:“我身体很好,当然,我是确实还没有痊愈,但是那方面绝对没问题的……”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说:“小五是知道的,对吗?”

宫五歪着脑袋,继续茫然,“哦,呃……小宝哥是说哪方面啊?”

“咳,”公爵说:“就是那碗汤面……”

宫五愈发茫然:“那碗汤面?小宝哥没吃完啊!”

“没吃完也不影响。”他说。

宫五真心觉得莫名其妙,她这一阵似乎重新认识了一个公爵大人,很多事很多话都颠覆了她最早的印象,这到底是为毛呢?

------题外话------

刚知道个消息,1号起审核截止到晚上十点半,哭晕在马桶盖上,大渣爷玩心跳卡点的乐趣就介么被取消了……

Tagged